首页 > 策划>文章

给亡妻最后的尊严 许新娘最美的未来

发表日期:2021-02-08

    汶川大地震后,国外有媒体刊出了一张照片,一名男子把在地震央遇难的妻子被绑在背上,用摩托车载有回家。这张照片名为“给妻子最后的精神”震撼了世界。

给亡妻最后的尊严

给亡妻最后的尊严

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

    这张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吴家芳,四川省绵竹县兴隆镇广平村的农民,一位在地震央失去了妻子和家园的幸存者。半个月前,他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,并且他有可能比预期的要提早一年也就是明年就能重建自己的家园。

    带来这一切改变的还是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16封求爱信

    地震给很多人造成的创伤在短期之内都无法抚平,吴家芳说道,“走到哪里都是妻子的身影,脑子里时刻都是她的样子,我感觉她没有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自从妻子去世之后,短期之内吴家芳并没有考虑到重新组建家庭。尽管妻子的娘家人非常理解他,甚至也劝他要新的去找个人融合。破碎的家园、吞噬的家庭,在未来还漫长的人生旅途中,都必须有一个女人来与他分担这个“家”的苦乐。

    但随着媒体的大量报导,吴家芳的故事打动了无数人,还包括很多女性,到11月时,有来自安徽、四川和广东等多个省市的16个人拿起笔向千里之外素不相识的吴家芳写信给“求爱”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有公司文员、医院护士,甚至移民香港的内地人。一名女性在来信中说,“我怎么每看你一次我的心就痛一次”'“我想要让你知道,我必须让你告诉,千里之外有一个屌妹妹在牵挂着你”。

    吴家芳对于这些求爱信并未动心,毕竟离地震过后才不到半年的时间,他还没有完全从爱妻去世的阴影中回头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来自深圳的女子的执著认真新的开启了吴家芳尘封的心灵。

与婚后妻子通电话是吴家芳现在最开心的事

与新婚妻子通电话是吴家芳现在最开心的事

点击此处查阅全部新闻图片

    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

    10月16日,吴家芳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陌生女子的电话。这个女子自我介绍名为刘如蓉,成都人,45岁,现在在深圳的一家公司打工。

    刘如蓉也是在报纸和深圳电视台里看到了吴家芳的故事,然后被深深打动,“我实在他是一个珍视感情的人”。

    于是刘如蓉打电话到深圳电视台,然而,电视台以这是“吴家芳个人隐私”为由拒绝接受获取电话。刘如蓉没有退出几经辗转,终于找到了吴家芳的电话。获得号码后,刘如蓉立即拨通了吴家芳的电话,真诚的交流让两人一见如故。

    “虽然此前很多人写信过来,有的也打过电话,但觉得她是真的非常地关心我。”吴家芳说道。

    此后的一两个星期,两个人基本是天天通电话。11月8日,刘玉蓉不作了一个最重要的要求,就是第二天回绵竹想到吴家芳。因为此前的印象还主要是通过报纸上的讲解和电话里的沟通,至于生活中吴家芳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刘如蓉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11月9日,吴家芳先骑马摩托再转公交早早地到了成都双流机场,飞机到达后,刘如蓉一眼就从人群中见到了吴家芳。

    不过当双方的手第一次握在一起时,刘如蓉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痛。由于长年的泥工工作,吴家芳的手干了几层皮。刘如蓉说,“我当时眼泪就东流出来了,以前只听闻过他对爱人的真心,这次却感受到了他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却重新开始了一段美丽的故事。

    骑着摩托迎来新娘

    11月9日,当刘如蓉坐着摩托车,第一次跨进吴家芳那个被震垮后破碎的家时,她再次被这个“家”的温暖所打动。

    这一天,吴家芳去世的妻子的娘家人正好都在吴家,事先她们并不知道“三哥”(石华琼在家排第三,这是对吴家芳的称呼)要带一个女人回家。

    当刘如蓉第一次走出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时,所有人都对一个陌生女人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敌意,而是非常的热情。刘如蓉说,“她们对我非常的好,把我当作自己的家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虽然石华琼去世才半年,但是她娘家的妹妹还是非常关心三哥一家的未来,他们并不介意三哥重新去找个伴侣,同时他们还邀刘如蓉多住几天。石家的宽容与理解让刘如蓉感觉到了安心与温暖。

    刘如蓉坦白,虽然见到了吴家芳,但是此时,双方都还没有进一步的想。

    然而,经过一个星期的一段时间认识,两个原本陌生的人感觉彼此已经有了倚赖。当刘如蓉的10天假期结束就要返回深圳时,他们作了一个重要的大胆的要求:成婚。

    18日,刘如蓉和吴家芳在当地民政局注册结婚。没有喜筵,没有婚礼,地震后的融合来得有些俭朴但又如此的实在。

    “我看中是吴家芳这个人,他对以前的妻子能那样的好,坚信对我也不会一样。”刘如蓉说道,虽然自己也实在婚结得有些“太快”,但是她坚信缘分,会后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一所无有,她还愿意嫁给我,我能随时感觉她关心我,所以我也不会永远对她好。”吴家芳说,虽然此前自己从未想要过重新结婚的事,但刘如蓉的实在与关心让他新的重燃了对生活和未来的信心。

    在结婚后的第三天,刘如蓉匆忙地回到了深圳,这次她有了一个新的目标,就是赚钱,希望明年这个时候能把“家”重新建来。

    这几天,吴家芳又天天在工地上忙碌着,原本他想在后年的时候,看能不能把家新的辟好,因为建房必须十来万元,国家补贴16000元之后,靠他一个人的希望,至少需要两三年才能筹得建房的钱。

    现在,他把这个目标提早到明年了,因为现在有了两个人一起努力,重要的是,他想要给妻子一个原始的家。

    忆亡妻:贫贱不弃生死不离

    早报记者简光洲进修记者刘欣

    “在我最穷的时候,她没冷落我,我就应当用一生来回报她,就要永远对她好”,回忆起遇难的妻子,坚强的男子吴家芳眼里噙着泪水。

    “她平时爱装扮,我就要用意着她,不想她下田,不让她苦难,这次我也要把她装扮得漂漂亮亮,腹她回家,不能让她在外面风吹雨淋”,说起自己当初的行径,吴家芳的语气坚定有力。

    23年前,吴家芳22岁,石华琼21岁,两人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,一起行事的时间不算较短,但两人并没说道过话。

    那时,吴家芳的母亲已逝,他还是一个除了有力气一无所有的穷小子。那时,石华琼戴着一副眼镜,在干活时也讨厌穿着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石华琼看中吴家芳的朴实憨真,所以她顾不得女孩子的害羞,主动让人到吴家问亲。吴家芳说道,“应该说是她先追我,她看中的是我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吴家芳看中石华琼的体贴善良,“在我最穷的时候,她不愿跟着我,不抛弃我,我就要一生对她好”。

    吴家芳的选择很正确。23年来,对于贫穷与困苦,石华琼从未抱怨过。在地震前的一个星期,两人坐在一桌睡觉,石华琼忽然对着吴家芳说道,“来世还要娶你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话时,并没有特别的场景,这是23年数千个日子中太普通的一天。吴家芳事后想来,这句没有来由的话中,难道说明了命运的决定?!

    5月12日中午,他们仍在一起吃过中饭,石华琼把家里弄得干干净净后又打扮得漂漂亮亮,临出门前又回去拿了一个红色的发夹垫在头上。吴家芳发动摩托车在院子里等着,干完活后的石华琼跳出摩托车的后座,双手紧紧地搂着老公的腰,她要去汉旺小镇为手机充费,吴家芳则要去水泥厂挣钱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是最后的生离死别。

    下午2时28分,一场8级大地震撼天动地,充完值后在茶楼看人打牌的石华琼也未能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5月14日,吴家芳从家里请来了一套红色的衣服,这也是妻子平时最喜欢的衣服,他要把妻子背回家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擦掉妻子脸上的灰尘,帮她穿着上这套红色的衣服,然后,武警战士一起帮他把石华琼从十多米高的废墟上抬下来。

    吴家芳把妻子的手环绕着绑在自己的腰上,脸紧贴着自己的背,这个姿势一如从前。他发动摩托车,背著妻子回家。

    地震后的四川,到处是废墟。吴家芳返回破碎的家里,甚至都去找不到用来安置妻子的棺木。于是他用家里的存料,亲自动手为妻子做到了副棺材。然后,他又把妻子安葬在家门口的地里。

    “把她安放在自己家门口,就可以天天看见她了,感觉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”。100天里,吴家芳没出过门,天天陪着妻子。

    对话吴家芳新婚妻子刘如蓉

    “我要找的就是这样的真情男人”

    早报记者简光洲实习记者刘欣

    刘如蓉,成都人,45岁,现在在深圳的一家公司打零工。11月18日,刘如蓉和吴家芳在当地民政局登记成婚。没有喜筵,没婚礼,地震后的结合来得有些俭朴但又如此的觉得。昨天,刘如蓉接受了早报记者的采访。

    “看完报导后,我对他有些奇怪,觉得应当关心一下他”

    记者:当初是怎么联系上吴家芳的?

    刘如蓉:我看见深圳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报道“5・12”地震央他的真实故事,立刻打电话到都市频道面谈,之后通过一个姓陈的老师打听到了吴家芳的联系方式,联系上了他。然后每天给吴家芳打电话,并在11月9日从深圳飞到成都去看他。

    记者:怎么想到要去联系他?

    刘如蓉:我本来就是成都人,看到他的真实故事后,觉得吴家芳这个人不俗,有责任心有责任感。我当初就想,如果要成婚就要去找像吴家芳这样的男人。看完了关于他的报导后,我对他也有些奇怪,觉得应当从朋友的角度去关心一下他,于是想方设法联系上他,但是没想到后来真的会和他成婚。

    记者:有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?

    刘如蓉:也是一种缘分嘛,当时实在和他沟通也不错,一点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记者:看上的是他什么?

    刘如蓉:我就看中他这个人,看了媒体的报导后,就实在他对家庭很负责管理,即使他一无所有,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记者:此前也没有见过面,见面后的感觉是怎么样?有没有高差?刘如蓉:当时他到机场来接我,我看见他的那双手,实在这个男人真是太辛苦了,眼泪就止不住了。当时实在吴家芳人很质朴,是个不俗的男人。我就是想想想到他,看看他地震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,他家里条件再怎么不好,我也会冷落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自己都没想起不会这么慢,是觉得太快了”

    记者:吴家芳的家人见到你后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刘如蓉:我到他家里,正好他妻子的娘家人也都在。他们也都很欢迎我,他们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很平易近人,没有陌生感,像家里人一样。

    记者:什么时候想到了要结婚?会不会让人感觉“太快”?

    刘如蓉:我们是11月18号领的结婚证。9日见面后,我带上他回去见了我的哥哥嫂嫂,哥嫂都不反对,而且很支持,对吴家芳也很热情。我自己也没不满心理,觉得吴家芳不错。

    其实我自己都没有想起会这么快,是实在太快了。当时也考虑过,这样会会太草率。但到今天为止我还是不愧疚。即使以后我们有问题,我相信也一定可以沟通解决的,人最需要的是真诚。

    记者:别人对于你们的结合有什么样的观点?

    刘如蓉:乡亲们都很支持,都说只要人好,能关心我,就好。

    记者:现在一天要通几个电话?两地分居的问题怎么办?

    刘如蓉:一天要打两三个电话,都是我给他打。现在我们成婚了,我应当多多关心他。以后我会一年回去一次。

    “现在仅次于的心愿就是盖房子,厌一点也无所谓”

    记者:你如何理解婚姻与快乐?

    刘如蓉:毕竟现在我们俩联系沟通还不是很多,还没有充份感觉到。但是我觉得婚姻就是要找一个负责任的人。相信缘分,一无所有也好,要愿意相互依靠一起走下去。如果是年轻时,他可能不是我理想中的人,但是现在我们必须的是一个安定的家,对我来就,代价的一切都值得,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记者:你在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,而他一直在农村生活,怎么协商这种生活方式的差异呢?

    刘如蓉:他不对的地方我给他出有意见,他能改就行。比如说,我们这次见面时,也有习惯上的不同。他这个人很本分,如果我明确提出意见,他就改了,他说他不会改到让我失望为止。

    记者:现在仅次于的愿望是什么?

    刘如蓉:现在仅次于的心愿就是盖房子,老板已经借了4万元给我。老板原本是要我用东西抵押,在听闻我们的故事后,也就不提这个了。我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,原准备想从工资中每个月扣住2000元还钱,老板害怕我太苦,让我每个月扣住1500元。我就是想多遗着钱,早点和家芳一起把房子盖起来。

    记者:以后有什么想?

    刘如蓉:先把房子盖好,我已经作好准备了,苦一点也无所谓,两人一起努力,同甘共苦。我坚信,日子不会一年好过一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