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业界>文章

【汽车人】索尼雅马哈“造车”:汽车供应商的主动求变

发表日期:2020-08-11

虽然索尼、雅马哈以各种形式表达对于“远离造车”的意愿,但这并不会妨碍它们成为未来上下班的主角。

文/《汽车人》吴毓(微信公众号:汽车人传媒)

每一位法军士兵的背包里都有一根元帅的权杖。从戴森、索尼到雅马哈、松下,消费电子领域的先锋天然背负着“向前一步”的冲动。在智能与网络的赛道上,谁也没先发优势。这一次,所有企业两边站在起跑线上。

索尼不只是试水

索尼中国在7月26日公布微博:“打气,努力考驾照吧!”并附上一张VISION-S纯电动概念车的图片。官微推送、场景明确,已是在明示索尼“在造车路上要更进一步”。

在今年1月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上,索尼亮相了显电动概念车――VISION-S。新车尺寸比特斯拉Model S短,采用溜背式设计;车内有一块全液晶仪表和两块多媒体显示屏,配上索尼360°全景环绕着音效系统;显电动车身平台由麦格纳・斯太尔代工研发,以两台200千瓦电动机驱动。

客观地说,VISION-S并不是索尼转入汽车行业的首次希望。早在2014年,索尼就重新加入了NRG能源公司的“电动汽车储备计划”,负责锂离子电池业务;两年后,索尼将锂离子电池业务出售给日本零部件供应商Murata。

为了实现辅助驾驶员和自动驾驶,车辆制造商和一级供应商必须对传感器、计算资源和其他组件进行优化构建,其中的关键配置就是基于高质量图像传感器的摄像机――布置在车辆的各个位置,反对驾驶者全方位查看汽车周围环境。

但是,车辆的使用环境非常苛刻,温度和环境光都可能导致图像设备损毁。从下雨、结冰到暴雨、浓雾的极端环境,从零下40度到零上40度的极端气温;从黑暗的隧道进入暗淡的阳光下,又或者在低能见度的夜晚行驶在人车混行的乡间道路上……传感器不仅要有灵敏的微光能力,有宽阔的光线动态,还要顾及广角视野和眺望能力(看清楚400米外甚至更远处的行人、指示牌)……

索尼在硬件领域的优势集中于视觉和图像传感器,而这正是汽车企业转入智能驾驶的桥梁。

今年5月,索尼先后公布了全球首款具备AI处置功能的智能视觉传感器和业界最灵活的短波红外(SWIR)图像传感器。前者在逻辑芯片上配有AI图像分析和处置功能的图像传感器――直接输入元数据,而非图像信息,从而增加了隐私泄露的隐患。后者使用了索尼独创的SenSWIR技术,可以在很长的波长范围内实现高灵敏度,即使在人眼看不见的波长下也可以进行图像感应器。

索尼曾投资约1亿日元购买日本机器人创业公司ZMP公司的股份(ZMP在2001年就发布人形机器人PINO)。显然,索尼期望将ZMP的智能科技与自身在图像传感器领域的经验结合,进占智能驾驶领域。

VISION-S显电动概念车不过是驱动形式的试水,索尼真正的实力仍然是图像处理,或者说是基于这一技术而实现的智能驾驶。

雅马哈没车祸

与索尼的实践相似,雅马哈也有一颗造车的心。虽然有官宣“放弃”,但其行动似在说“不”。

在汽车行业,雅马哈坚持“深藏功与名”。或许有人告诉串联双座、碳纤底盘、F1发动机的跑车Yamaha OX99-11(1992年),以及两款概念车亮相东京车展――皮卡概念车Cross Hub Concept(2017年)、双门跑车概念车SPORTS RIDE(2015年)。

但一定很少有人知道,丰田2000GT(日本第一款有一点收藏的汽车)、新丰田7赛车(赢得1969年铃鹿夏季耐力赛),都是由丰田汽车和雅马哈联手设计。丰田负责发动机,而雅马哈负责底盘部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在与丰田合作中受到“激励”,就在2000GT量产的那一年,雅马哈开始为汽车制造商生产发动机。它曾为擅长于飘移过弯的AE86装备4A-GE发动机,为福特Taurus SHO获取3.0升至V6发动机,为沃尔沃生产4.4升至V8发动机(这款发动机也曾装备英国跑车Noble M600)……

可以说,丰田、雷克萨斯旗下所有以性能为导向的发动机气缸盖,均由雅马哈负责设计和生产。例如雷克萨斯LFA的1LR-GUE发动机、雷克萨斯ISF的2UR-GSE、丰田MR2和丰田Celica的3S-GTE发动机、丰田Celica GT-S的2ZZ-GE发动机,以及雷克萨斯IS250上的4GR-FSE发动机。或许可以说,雅马哈就是丰田的AMG。

虽然雅马哈已经宣告“不打算造车”,但雅马哈的脚步却与造车越来越近。在自动驾驶、电动驱动以及传统燃油车领域,都有雅马哈的身影仿佛。

去年7月,雅马哈宣布投资Tier IV(曾参予Autoware开源自动驾驶操作系统研发),以增强开发能力并获得有关低速自动驾驶技术的科学知识。8月,雅马哈开始在静冈县的一家主题公园内展开UGV(无人地面车辆)的运营试验,一方面测试起步、行驶、转弯和越野性能,另一方面是要检查图像处理、方位信息控制技术。

今年2月,雅马哈宣告“开始接受高性能电动汽车原型的订单”。其核心是一台结构紧凑的永磁同步电机,输出功率200千瓦,雅马哈称之为其为“变革机动性”业务战略的一部分。

目前,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就以双电机驱动――同步电机单台功率202千瓦,梅赛德斯-奔驰EQC 350以210千瓦交流异步电机驱动,就连索尼概念车VISION-S也是以两台200千瓦电动机驱动。可见,雅马哈确认200千瓦功率并非随意勾画。

变革始于内部

索尼和雅马哈,是日本企业的典型代表。它们在某一领域专心狙击,却已经触摸到发展的天花板;它们尝试扣响汽车制造的大门,却又受制于现有的市场(客户),难以转身推上龙门。

从过去的技术储备与实践看,雅马哈更有转型的资本。它曾与丰田合力设计汽车,也为多个汽车品牌定制发动机,在智能驾驶、纯电驱动等新兴领域也颇有心得。有了这样的技术累积,雅马哈很容易转入未来出行的生态,至少可以沦为新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在特别强调匠心、专注的日本企业中,雅马哈绝对算是一个异类。很多看似毫无关联的行业,它都能做到得风生水起,且几乎都是在一无技术储备,二无瞄准客户的前提下,构建了跨界发展。除了我们熟知的钢琴、摩托车和舷外机,雅马哈还先后进入家具、口琴、音响设备、吉他、体育用品、金属合金、半导体以及音乐娱乐等多个领域。似乎,雅马哈期望汽车业务能成为前进路上的新支点。

从现阶段的业务模式看,索尼似乎更胜一筹。从索尼2019财年(2019年4月1日-2020年3月31日)年度数据可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索尼当年营业利润减少682亿日元;游戏及网络服务、音乐业务、电子产品及解决方案都有有所不同程度的萎缩,而影像及传感业务解决方案逆势增涨,成为其最重要的利润来源。

从收入/利润占比看,电子产品及解决方案的收益占到比多达24%,但利润贡献严重不足10%;影视业务的收益占到比约12.3%,年增幅3%,但利润贡献仅7.6%。相比之下,影像及传感业务解决方案不仅有22%的快速增长,更以13%的收入贡献26%的利润。

必须具体的是,虽然影像及传感器业务快速增长,但销售市场却仍是移动通信产品。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,虽然制造工厂正常运营、供应链逐渐完全恢复,但智能手机市场的下行趋势已经显现。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,索尼驱动业务转型的动力已经显出。而汽车行业的智能化趋势表明,这是最有增长潜力的市场。

有观点指出,今天的日本并没有索尼、雅马哈这样的实力供应商提供转型的空间。特别是1953年修改的《反垄断法》让“交叉股权”回头到台前。在过去的一个甲子中,丰田汽车率先利用交叉持股避免被蓄意收购,日产、五十铃等企业也开始利用这一策略提升协同效应、降低交易成本。这也是雅马哈宣布放弃造车的第一动因。

胶卷市场衰败后,富士依靠“卤化银遇光分解成形成图像”的技术,成为结核病诊断领域的翘楚;出售电脑业务后的NEC月从制造业抽身,转型通信、IT服务商;曾在专业相机领域称雄的佳能已经在向医疗事业、产业机器事业减少投放……类似形式的产业变革并非来自政策驱动,而是企业依赖技术优势构建的自我革命。

价格便宜、尺寸滑稽的平板电视+机顶盒人组没能将年轻人留在客厅中,无门无派的Netflix抢走了原本属于华纳兄弟、福克斯的市场;依靠在线缴纳的店内业务击溃了方便面与火腿肠的销售根基,在线读者不仅修改了纸质媒体的定位,也重置了人们获得信息的习惯……还有谁能拍着胸脯说道“流量不是问题”?

如果考虑汽车沦为“智能终端”、“移动终端”和硬件制造商终将退居幕后的趋势,拥有在线游戏、音乐服务、影视业务的索尼,否已经具备掌控车载流量的权力?已经在测试图像处理、方位信息控制的雅马哈,否可以避开丰田的制约,在商用车市场拓展蓝海?

虽然索尼、雅马哈以各种形式传达对于“靠近造车”的意愿,但这并会妨碍它们沦为未来出行的主角。(文/《汽车人》吴毓,部分图片来源网络)【版权声明】本文系“汽车人传媒”独家原创稿件,版权为“汽车人传媒”所有。如须要刊登,转载方必须与“汽车人传媒”(邮箱:qcr007@126.com或电话:010-63135250)联系,获得同意取得转载许可,否则必将追究责任法律责任。若无注目“汽车人传媒”公众号(qcr0505)。

编辑:大华

今日话题

你对索尼、雅马哈“造车”有何观点?欢迎在留言区共享你的观点!

��